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 龙8娱乐平台下载 www.kathyscollectibledolls.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龙8娱乐平台下载:16影后每天都在黑化

医院一如既往的人潮人海,人流来来往往个不停。在静谧的午后,阳光透在走廊上。

一切似乎一成不变,但只是似乎。

谢熙晨一个人坐在病房里,她的眼眶布满血丝,疲惫不堪却又紧绷着精神。谢熙晨神色晦暗不明的落在了后面,空荡荡病床放置在那。

你为什么总是不乖?是我对你太好了吗,你为什么总要离开我?

谢熙晨看向窗外,想眺望叶婉悦曾经所看的风景。几只小鸟嘤嘤鸣叫,小巧玲珑的飞舞着,来去匆匆。

金丝雀之所以美,是因为它待在笼子里。所以……你来当我亲爱的金丝雀吧。

保镖胆胆颤颤的进来,低头道:“是属下办事不周,没有找到人的下落。医院里也没有人看到,像是人间蒸一样。那个女护士什么也不肯泄露,我们断了线索。”保镖看谢熙晨为了找人三天不眠不休的癫狂架势,知道这个篓子捅大了。也不敢再大意。

人间蒸?!没人可以夺走她的所有物!

“废物。”谢熙晨用着近乎零点的声音斥责道,随后让保镖退下继续查。

又是一阵敲门声。

“不是说了没找到人别见我吗?”谢熙晨不耐烦的倚在墙上道。

敲门的人没等她回应就先一步扭开门把,是谢熙晨的经纪人。经纪人哭丧的耷拉张脸,心里气到没脾气,见到谢熙晨就像找到了突破口:“造反了不成!打你电话你不接,整天守在这破医院!我跟你讲,鸿氏集团举办的年度颁奖秀你必需去!那可是比公司巨头还厉害的主板!”

谢熙晨像是没听见般,行若无事。“哦。”

在谢熙晨眼里,娱乐圈的位置从来都是可有可无。她真正想要的只有那个人。娱乐圈只是她来接近叶婉悦的途径。

经纪人看出谢熙晨的状态不好,憋住一肚子火气。“你记得就好,今天晚上。准备好形象去,等颁奖典礼结束了,什么事都好说。”

谢熙晨出神道:“我确实有一件事要和公司谈。”



晚上的颁奖典礼很是热闹,各色的灯光闪烁迷离。谢熙晨的心却不在颁奖秀上。她打算出完这次场,就和华硕解约。这次就算是临别的最后一场颁奖秀。

合同还没到期就提前解约,代价是很大的。但谢熙晨觉得混下去没意思了,她要的人不在,她也不会去耐着性子去演戏。

场下的粉丝可不知道这点,还在热情高涨的欢呼雀跃。不得不说,谢熙晨的名号实在太大了,粉丝团也很是壮观。

谢熙晨在来时已经调整好形象,换上盛装出席。主持人笑脸迎面,异常热情。“今天我们鸿氏集团,有幸邀请到影后谢熙晨坐镇。既是影后,自然不能负了这个名号!”说完,主持人不停的向后台使脸色。很明显是要讨好谢熙晨,这种行为在娱乐圈并不少见。

幕布拉起,秦萱也是礼服长裙,走在光纤亮丽的红地毯上。秦萱身旁还跟着一个身着白色晚礼服的女人,晚礼服上镶着的白玫瑰妖艳生辉,随步而动的裙摆张扬秀美。那正是叶婉悦。

台下顿时一片唏嘘。

经纪人林艾及谢熙晨把叶婉悦车祸的事瞒得滴水不漏。观众更是不知情。

把参演《盛夏》的叶婉悦拉来。女二和女一出席同一个颁奖,想想就火药味十足。也不知道主办方安得什么心!

谢熙晨本是不怎么关注颁奖作为影后已经拿到手软。不经意间抬头,就再也没办法忽视台上了。那是她找到疯的人!

叶婉悦扬唇一笑,如沐春风。嗓音清动柔软。“恭喜,前辈获得了最佳演员奖。”她拿起一个金色奖杯递给谢熙晨,动作熟练,流畅而自然。

谢熙晨抖了抖唇,“……”她想要质问叶婉悦很多,冲上去拉起她走。

她日夜不休的找着叶婉悦,最后告诉她,她只是一厢情愿?又是离开!只有离开!她的人她的东西,别人凭什么碰!

叶婉悦将奖杯递过的同时,像是预料到了谢熙晨的想法。凑着谢熙晨的耳垂,用只有谢熙晨能听见的音量道:“谢熙晨,这里是颁奖现场,不是《盛夏》剧组洗手间。如果你要来硬的,我也可以让你再也找不到的跑走。”

一句话把谢熙晨从念想里惊醒。

谢熙晨接过奖杯,气质高傲慵懒。她似什么都没生的侧目对向观众,可灼灼放光的眼眸里分明写满了“你敢”二字。

叶婉悦的瞳孔里闪过些许苦涩遗憾,又转瞬即逝的被收去。

转过去的谢熙晨不知道,可一直关注的秦萱看见了。秦萱看着这场年度好戏,神色得意洋洋。

她勾搭鸿严为得就是今天!鸿氏集团她现在也有了说话的地,多带个演员上台鸿严也不会说什么。她要亲眼看到谢熙晨和叶婉悦决裂,让叶婉悦体会锥心刺骨的痛!

秦萱示意性的瞥了一眼叶婉悦。叶婉悦自是看到了,皮笑肉不笑的点头回应了下。

等到颁奖结束。

后台的走廊上,叶婉悦想要去找秦萱商量照片的事。她推开休息室的门,现里面空无一人。转身时,一个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边。随后,她的耳垂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裹住了。从她的耳垂一路顺风向上,咬在了耳根。

湿软的触感让她脚底软,一崴,靠在了一个熟悉冰冷的怀抱里。

叶婉悦想要大喊出声,一块布就蒙上叶婉悦的鼻尖,浓重刺鼻的药水味让她一阵眩晕,头昏脑涨的倒下了。



濡湿的阴暗环境令人麻,叶婉悦挥舞着沉重的四肢,想要逃离这是非之地。

可有什么……缠住了她,不让她走……她像是沉浸在沼泽,越陷越深。她要离开,离开!

“呼……呼……”叶婉悦猛然撑开眼皮,急促的不停喘气。“咔嚓”随之而响的,是清脆沉重的铁链声。

因为刚醒来,眼前模糊不清,叶婉悦便伸手摸索起来。长长一条,是崭新的锁链,套在她的手上、脚上,让她动弹不得。

室内突然多出一道光,清晰多了窗帘被一双手拉开。那双好看的手都主人靠近叶婉悦,不容反抗的横抱起叶婉悦。叶婉悦感觉自己肩靠在了柔软高挑的胸上。有力的手狠狠圈住她,似乎没有留情的意思。

“谢熙晨,你想干什么?”叶婉悦咬牙怒道。

“我想干什么?当然是好好疼爱你了……”谢熙晨舔唇,冷色戏谑道。

叶婉悦可不觉得这个玩笑有任何好笑的地方!她奋力挣扎,却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般,完全无济于事!她被放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之后一个沉重的身躯压在了她上身。

系统25o害羞的捂脸:嘿嘿嘿,我可以围观吃瓜看好戏了!( ̄▽ ̄)o

叶婉悦:……别想了【没有,快滚.jpg】她家系统还是太天真。话说真的是亲系统吗,为什么这么盼着自己宿主被哔?【微笑.jpg】

系统25o一脸自豪:宿主你别欺负我等级低,本系统看的一千本小说可不是吹的!我赌一包辣条接下来肯定是不可描述!

“……”叶婉悦非常心累,觉得事实胜于雄辩,还是得亲自打系统的脸才行。所以说套路这个东西啊,人生在世不可少。

谢熙晨现在下得了手,等她换个人格虐虐就……啧啧啧。

叶婉悦睡在床上,把锁链快拉伸到了极限,根本没办法做大幅度的动作。以至于那点挣扎在谢熙晨眼里如小猫挠痒一般。谢熙晨惩罚似的啃上叶婉悦的唇瓣,唇齿缠.绵,悱.恻难分。谢熙晨的舌头交缠在叶婉悦的口里,牙抵在娇嫩的舌上,用力咬下。

浓重的鲜血味散在叶婉悦的嘴里,叶婉悦疼得生理泪水纷纷落下,谢熙晨轻轻舔上她的泪花,印下一吻在她的眼角。

叶婉悦眼角的泪更加肆意的流淌着,滴落在间。谢熙晨对叶婉悦逐渐减弱的反抗感到疑惑。直到她听见一声沙哑、微弱的呢喃。

“熙晨……”

谢熙晨停下了动作,恍然大悟。会叫她熙晨的,只有另一个人格。所以……

谢熙晨伸手握住叶婉悦的手臂,把她遮挡在眼睛上方的手臂扯下。她看见的是一双惊慌失措,充满水雾的眼眸。以及叶婉悦细微的抽噎声。

谢熙晨从床上起身,回头望了一眼,便锁门离开了。屋内又变成了黑漆孤零的。

叶婉悦躺在柔软的床垫上,痛苦的蜷缩起来。她没有办法和谢熙晨在一起!秦萱早就费尽心思的从医院挖来了,她患有人格分裂症的消息。她在三天前就已经知道了。

另一个人格面对谢熙晨,她会不由自主的恐惧与逃避。这样的爱不公平。她无法理所应当的接受谢熙晨的感情。

这份恋情也会毁了谢熙晨的人生,被世俗异样的眼光看待,不被世俗所赞同。她已经很累了,这份爱,她受不起。

那么,让我来斩断它吧。埋葬在不为人知的心里。

除了叶婉悦以外,还有一只目瞪狗呆的系统25o:……它的脸不疼,要微笑着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