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 龙8娱乐平台下载 www.kathyscollectibledolls.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龙8娱乐平台下载:第54章 小太监

马车外观简朴,内力却十分豪华,尽管现在没有充气轮胎,许锦逸依旧坐的十分舒服。

感觉到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正在把玩景耀玉佩的许锦逸挑起车帘,前方一户人家的门匾上端正地写有“程府”二字,正是原主记忆中的家。

“既然程少爷到了家,老奴就先回去了。”

大太监是景耀特意派来送许锦逸的,许锦逸朝着他略一拱手,“公公慢走。”

待马车走远,许锦逸深吸一口气,走到门前拿起门环,“笃笃”敲了两下。

“谁啊?”大门打开,守门的汉子露出头来,看了许锦逸一眼,顿时瞪大了双眼,张大的嘴巴里能塞得下一个鸡蛋,“大少爷?”

“是我。”

“大少爷回来了!”汉子回过头朝着院内大喊一声,这才打开了大门,“大少爷,快进来快进来。”

许锦逸顺着原主的记忆朝里走,还未到程府程母的院落,两人已经匆匆迎了了出来。待看见正迈步朝里进的许锦逸,程父尚且还算平静,诸葛柔顿时哽咽地说不出话,汹涌的泪水打湿了她手中的帕子。

“父亲,母亲,不孝儿回来了。”

“我儿,你这么些天去哪里了,让母亲找的好苦!”诸葛柔拦下撩衣欲跪的许锦逸,与他抱头痛哭。

程父许久未见嫡子,并不舍得责骂,只劝慰了诸葛柔几句,便冲着许锦逸道:“先去给你祖父祖母请安。”

诸葛柔止了眼泪,连声道是,三人又匆匆到了程府老太爷和老太太的院落。

两位老人早就听下人说嫡孙回来了,正眼巴巴地等着许锦逸,待看见许久未曾见到的嫡孙,老太太先是大喜,但还未来得及说话,却突然捂着胸口倒在了她身后的仆妇身上。

许锦逸大惊,连忙把住程老夫人的手腕,上辈子他学习中西西医几十年,救人的习惯早已融于生命。

“将祖母抬进去,这是心悸之症,祖母因惊喜过度昏厥了过去。”

众人也顾不得思考从小到大未曾习过医术的程子实为何会说出这番话来,慌乱之下不由自主地将程老夫人抬到了床上。

程父忙派人去请养在程家专门为老太爷和老夫人调理身体的大夫,大夫还未赶来,许锦逸已经写好了药方。

“父亲,祖母的心悸之症我能治!这是药方,等药抓来熬了,祖母喝下去便能醒来。”说着,许锦逸便想将药方递给旁边的仆人。

正在为母亲忧心如焚的程父怒叱一声,“胡闹,你从未习过医术,怎懂得治病救人,且在一旁老实待着!”

许锦逸在上个世界一手医术出神入化,一生从死神手中抢过无数人命,是许多高官富商们排着队想要讨好的顶级医师,何曾被人如此看清过?

但纵使他心中气恼也无甚办法,虽然程老太爷和程母未曾发话,但从他们的脸色上看,两人和程父一样,也不相信他。

三人都不赞成,熬了药来他也无法让老太太喝进嘴里。幸好老太太只是心悸不是心疾,一时半刻也是能等得的。

大夫终于匆匆赶来,向众人抱了抱拳便被程父请上前为老夫人诊脉。

“老夫人这是大悲大喜导致的心悸之症,待老夫写张药方。”

许锦逸一直在旁边看着,等大夫终于将药方写好,他指着其中一味药开了口,“天冬虽然益气力,但其性寒,老太太如今有了年岁,怎能用三钱之量?”

大夫被许锦逸指责,却不见一丝不满,他盯着药方,须臾连连点头,“程少爷言之有理。”说完,他重新拿起笔,“待我将药方改上一改。”

“依你看,我这个药方如何?”许锦逸将自己被程父否定的药方递给这位大夫。

大夫接过药方,良久后轻轻拍掌,“妙极!云苓性平,与柏子仁配合的天衣无缝,几味药用量亦是十分精准,实在是妙极!”

许锦逸心满意足地冲着呆呆看着他的程老爷子和程父请求道,“祖父,父亲,便按我这个药方抓药吧?”

那个大夫亦在一旁帮腔,“程少爷的这张药方比魏某人的好上数倍,此药方即可医治又可调理,最适合老夫人不过!”

程老爷子连忙吩咐下人,“还不快去抓药。”

待程老夫人喝了药后终于醒了过来,心情也平静了下来,众人方才心安。

程父直到此时才顾得上询问儿子,“半年前你因何突然离家?又何时学习了医术?”

其余三人一听,纷纷看向许锦逸。

徐锦逸敛下眼帘,眸光闪烁。

若将事情真相告诉给众人,程父如何自责不说,听到他被诸葛睿逼得代罪进宫,刚醒来的老太太有很大可能得再次晕过去。

这几个人都是把原主当做眼珠子疼的,何必让他们白白担心一场?

“我亦不知我是如何离家的。”

看到众人眼里的惊讶,许锦逸将心中编造的故事缓缓道出。

“那晚我如往常一样睡了过去,但再醒来时,所处的地方已经不是咱们家了。”

“一位白须老者说我有学医天赋,硬是逼我跟着他学习医术,还说我何时学有所成,何时方可回家。”

“我唯恐祖父祖母父亲母亲为我担心,每晚趁着那白须老者不在时曾数次偷偷逃跑,然而无论我向哪个方向逃跑,最终兜兜转转还是会回到原地。”

“就这样,我为了早些回家,日夜不辍地在他跟前学习,昨日我已将他带去的最后一位病人治好,今早我再醒过来时,便已经在皇城门口了。”

“直到此时,我仍不知那白须老者到底姓甚名谁,我亦不知这半年多我究竟身处何地。”

四人听完十分惊讶,心中虽然疑惑,但子实那一手医术确实让小有盛名的大夫都连连称赞,几人相视几眼,对许锦逸的这种说话还是极为相信的。

“那白须老者应是世外高手,看我孙儿聪慧,才收我孙儿为徒!”老太太最先露出笑颜,“我就说我孙儿有大造化!这不是?竟被世外高手找上了门。”

其余三人也连连点头,不管那性情诡谲的白须老者是谁,如今子实完好无损的回了家,他们也别无所求了。

何况子实不仅完好无损,还学得了这么一手高深医术,这么一想,众人又言笑晏晏起来。

这日基本上是在老太太屋里度过的,几人团团圆圆吃了晚饭后,老太太忙不迭地赶许锦逸去休息,“孙儿今日也累了一天了,早早回房安置了,待明日再来祖母这里请安。”

老太爷和老太太年纪大了,吃完晚饭神态明显已经乏了,程子实顺势应了下来。

但洗漱完,早早钻进被窝的许锦逸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昨夜和爱人同床共枕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好,他竟是有些怀念了。

迷迷糊糊间,被子忽然被人掀开,许锦逸猛地睁开眼,正想伸手擒住这人,忽然闻到熟悉的龙诞香。

脸上的阴沉褪去,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弧度,“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想你这个小坏蛋了?”景耀三下两下脱掉外衣,钻进被中搂住他的宝儿,“小坏蛋拍拍屁股走了,却不知道宫中有人想他想的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

许锦逸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他扬起小脸咬住景耀的下巴,模糊不清的含糊道,“我也想你了。”

小坏蛋眼中闪着光亮,脸上的笑容亦是十分真诚,景耀直愣愣地盯着许锦逸明媚的笑颜,良久后将头埋在许锦逸馨香的脖颈里,搂着许锦逸的双手竟是在微微颤抖。

宝儿在两人欢好后的第一天就要出宫,景耀没办法不多想。他十分恐慌,他的宝儿,是不是为了出宫,才不甘不愿地委身于他?

他的宝儿,是不是并不喜欢他?是不是出了宫就会将他忘在脑后?甚至憎恨于他?

尽管这样的猜测疯狂的吞噬着他的心脏,景耀依然答应了许锦逸的离开,甚至亲自将他的宝儿送到了宫门口。

只要是宝儿的要求,无论什么他都会应。

内心的怀疑如同藤蔓般繁衍成灾,景耀一整天都在煎熬。直到此时,因为许锦逸简单的一句话,简单的一个动作,这些怀疑和阴沉便突然云消雨散,他的心中,已是晴空万里。

宝儿与他在一起,并不是屈从他的权势,也不是为了顺利出宫,只是因为他喜欢他。

景耀激动的浑身都在战栗!

感觉到景耀的异样,许锦逸和爱人生活了这么些年,比爱人本身都要了解他,哪能不知道景耀在为了什么激动?“胡思乱想些什么?”

默了默,他又加了一句话,“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不为别的。”

“嗯。”这声嗯字仿佛带着鼻音,景耀不停地在许锦逸的脖颈里蹭着,如同一只黏人的大型犬,“我真庆幸遇见了你,宝儿,大梁国内这么多人,我真庆幸咱们没有擦肩而过。”

“我也十分庆幸。”许锦逸摸到他的大掌紧紧攥住,“我没有错过你,你也没有错过我。”

景耀将唇印在许锦逸的脖颈上,“宝儿,下辈子,下下辈子,我还要遇见你,咱们还要像现在这样。”

“嗯!”

景耀心想,这一辈子,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