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 龙8娱乐平台下载 www.kathyscollectibledolls.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龙8娱乐平台下载:第八十七章

上一章章节目录 → 没有了
(4#)

时安咬着唇角,眼泪无声地落下来,一滴又一滴。-乐-文-小-说--l-

原来,他真的从来都不喜欢她。

原来,他有这么多的无奈。

原来,是她逼得他。

……

时安仓惶地回到病房,梁休宁看到她的脸色像鬼一样,“怎么了?周斯南真被揍了。”

时安傻傻地坐在那儿。

梁休宁见她不言不语,失魂落魄,“我去看看。”

时安连忙喊道,“没。我没看到他们。”

“那你怎么这副样子?”梁休宁自然不相信她的说辞。

时安声音沙哑,“我刚刚看到一个病患,很惨很惨……”

梁休宁摸了摸她的额角,冷冰冰的,“好了,别想那么多,先睡一会儿。我守着。”

“恩。”时安机械地躺下来,她蜷缩在被子里,枕头渐渐地湿了。

过了很久,病房的门再次打开。

周斯南推门而入,“安安怎么样了?”

梁休宁比划了一下,“睡着了。”他打量这他周斯南,好像没被打吗?

周斯南坐下来,一脸沉默。

梁休宁犹豫了片刻,“斯南,你在这我就先回去了。一会儿,护士要给安安吊水,你陪着一下没问题吧?”

“恩。你去忙吧。”周斯南声音充满了疲惫。

时安揪着被子,其实她没有睡着。只是她没有做好面对他的心理准备。

她该怎么办?

病房里陷入了沉寂。

周斯南靠在沙发上闭眼休息,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依依,那个bug已经解决了,没什么问题。谢了。”

蓝依依毕业后就留在日本,发展的很好。“没事,有问题再联系我。”

挂了电话,周斯南起身走到病床边,替时安拉了拉被子。

时安睁开了眼睛。

“吵醒你了?”

时安怔怔地看着他,一时间心里像沁了辣椒水。“斯南哥,你要是忙先回去吧。吊水要一个多小时呢。”

周斯南看着她尖尖的下巴,他都没有好好看过她,什么时候她都变成大姑娘了。

“我今天没事。饿不饿?我给你削个梨?”

时安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梨很大,她吃不了。周斯南切了两半,两人分着吃了。

时安听过朋友说话,梨是不能分着吃的,分离不好。可她竟然没有说。安静地吃完了半个梨,周斯南拿过湿纸巾给她擦擦手。

“谢谢。”她平静地说道。

病房再度陷入沉默。以前她和他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可现在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安这次病好之后,人又瘦了几斤。

周家开始帮她和周斯南准备订婚仪式。时安却没有太多的兴奋,她变的更好压抑了。

不过幸好,她多了一个能说心里话的朋友,就是叶然,时轶的心上人,傅延北的女朋友。

叶然会给她出主意,不过时安自然不敢去实时,她没有那么勇敢,也怕弄巧成拙。

可是最终她还是尝试了。

那日宴会,周斯南喝了酒,时安开车送他回去。他这处住处时安来过几次,冷冷清清的,没有一点人气,就像酒店宾馆。照顾他躺下之后,时安没有走,给他倒了水。

“斯南”她轻轻叫着他的名字。

周斯南并没有深醉,他是有意识的。

时安慢慢上了他的床,双手颤抖地抱住了他,她闭上眼,唇角吻住了他,她尝到了淡淡的酒味,充满了男性气息。

滚烫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悄然滑落,这是她和他的初吻。

周斯南唔了一声,男性的本能让他贴近了时安,双手游走在她曼妙的身体上。

时安颤声念着他的名字,“斯南斯南”她再也不想叫他斯南哥哥了。

周斯南很热,感觉置身在火炉中,浑身燥热。他慢慢睁开眼,涣散的目光渐渐汇聚,看清了眼前的人,他立马缩回了手。

“安安!”

她的裙子乱糟糟,周斯南立马车扯了扯被子替她盖上,起身下床。

时安咬着唇,突然间从他的身后抱住了他,“我是你的未婚妻。”

周斯南身子一僵,“安安,放手。”

时安满脸泪花,这一刻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他都不愿意碰她,他真的只是把她当成妹妹而已,是妹妹,而她却蠢了这么多年。

她慢慢松开了手,“对不起”

周斯南没有回头,神色紧绷。他去冲了一个澡,大脑渐渐清醒,他要和时安好好谈谈。等他回到卧室,时安已经离开了。

周斯南点了一个烟,站在阳台上,他右手夹着烟,烟雾缭绕。他的烦躁的神色渐渐被夜色掩藏,却始终散不去。

时安一夜未睡,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从她记事开始,周斯南是她生命抹不掉的色彩。

她深爱着他。

时安捂住了脸,想到了那年,父母去世,周斯南哄着她。她一个人不敢睡觉,都是周斯南抱着她睡得。

他说:“安安,不要怕,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只是他不爱她。

隔了两天,时安给周斯南打了电话。

“你今天下午有空吗?”

周斯南默了几秒,“有。”

“那一会儿我去你公司附近那家咖啡厅等你。”他那么忙,就不要让他来回跑了。

“好。”

挂了电话,周斯南一言不发地坐在那儿。会议室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他起身,“就照着刚刚讨论的方案改。我下午有事,测试我就不过来了。”

时安点了杯焦糖玛奇朵,周斯南不喜欢喝咖啡,她让店员泡了一壶柠檬水。

周斯南过来的时候,时安坐在窗边,侧着头看着窗外,眸光满是忧伤。他走过去坐下来。

时安回头,敛了敛神色,眉眼划起了一抹笑意,“你来了啊。”

周斯南唔了一声,“这两天有点忙,没和你联系。”

时安笑笑,一时间不知道从何开口。

周斯南指尖轻轻动了动,“时安,我有话和你说。”

时安恍然,“先让我说好不好,女士优先。”

周斯南点头。

时安喝了一大口咖啡,舔了舔嘴角,“周斯南,我们解除婚约吧。”

周斯南眉眼一闪而逝的惊诧。

时安的手在颤抖,她下意识地双手握住了咖啡杯,“我会和周爸爸说的,是我提出来的。”

“安安”

时安低下头,“这些年你们家一直很照顾我,把我当亲生女儿一般。而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的想法,对不起。我太笨了,太自私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好了,你说吧。”

周斯南还能说什么,是的,他想和她的也是这件事。他想解除婚约,又不想伤害她。可是当时安提出来之后,他好像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时安不断地暗示自己,不能哭,不能哭。以后就是做不成夫妻,他们还是朋友的,不能弄得那么尴尬。她扯了扯嘴角,“我想了很久,可能是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接触过别的男生,所以我也分不清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周斯南皱了皱眉,听着她继续说下去。

“也许等我以后认识了别的男孩子,就能明白了。”她眨眨眼,“以后你结婚,如果我还没结婚,我给你做伴娘怎么样?”

周斯南喝了一口水,真酸。

周斯南不知道时安怎么和他爸妈说的,总之,两人的婚约解除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见到时安,时安也没有再和他联系过。

沈贺打趣道,“你现在如愿了,怎么还愁眉苦脸的?怎么舍不得了?”

周斯南踹了他一脚,“一边去。”

沈贺打着他的肩头,“晚上去喝酒。”

“不去。”

“我给你介绍个妞,绝对你喜欢的款。长发细腰,身材超赞。”

周斯南拿起手机,表情一变,时安来的电话。“我去接个电话。”

“喂,谁的?还躲着我接电话?”沈贺凑近一看,“童养媳啊。”

周斯南:“喂”

时安:“是我,时安。”

周斯南:“我知道,什么事?”

时安:“于妈妈之前给我的一些东西,我收拾了一下。给她她肯定不会收的。”

周斯南冷冷地抽了一口气,“你这是要给我?”

“毕竟是你家的东西,给你也一样。”

“时安,我就差了那点儿东西。”

时安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生气了,估计是伤了他的面子。“你误会了,有几样东西是你妈妈准备给他未来儿媳妇的,说是你家的传家宝。”

周斯南烦躁地打断了她,“那你给我妈吧。”

“周斯南!”时安也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现在没脸去见于妈妈,东西你不要,我让梁休宁送给你。”

周斯南摸了摸鼻子,前些日子,他刚刚被梁休宁揍了一顿。臭丫头是故意的啊,威胁他呢。

以前不是挺乖的吗,什么都听他的。现在变化可真大啊。

“那你送到我家去。”周斯南问了一句,“我那的钥匙你还有吧?”

时安回道,“这次我一起带过去。”

周斯南默了一下,“好。”

时安恢复的很好,放下一段刻骨的单恋,她并没有那么颓败,相反,这段时间,她过得很自在。

帮叶然看店,平时写写点评,她还开了一个微博号,专门做美妆分享,反应很好。近期,她打算去西部支教。

人只要有梦想,就有活下去的动力。

时安去周斯南住处时,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虽然还有钥匙,但是以她和他现在的关系,再随意进他家有点不适合。

他们都大了,要避嫌了。不然给他未来女朋友知道,人家心理肯定不舒服。

她靠在墙上,不知道周斯南喜欢什么的女孩子。她私心希望,周斯南暂时不要找女朋友,不然她肯定会难受的。

电梯门突然打开,周斯南走出来,看到时安站在门口愣了一下,“怎么不进去?”

时安笑笑,“我就不进去了,喏,东西都在里面。我列了一张纸,所有的东西都在上面。你看下。”

周斯南的眼神就变了。

时安犹然未觉,“不收拾不知道,于妈妈送了我那么多东西。”她最舍不得那块玉,从出生她就带着了。现在拿下来,脖子上空荡荡的,她有些不适应。前些日子,她还想去买块新的,看了又看都没有买到喜欢的。

“就这么多?”周斯南挑眉,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时安愣了一下,“没了,都在这儿。”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你家的钥匙。”她直接塞到他手里。

周斯南顺势抓住了她的手,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那块玉不在了。

时安用力抽回手,摸了摸脖子,“玉我也放在包里了,你看看。”

“我妈要是知道你那个都还来,她要伤心了。”周斯南声音暗哑。

时安低着头,扣着手指,“想要重新开始,总要断清的。这些东西不属于我,我留着算什么。再说,看见了也是徒增伤心。”她的声音很平静,不带一丝控诉。

“安安”周斯南觉得自己是不是伤了她。

“你别放心上。这是很正常的事。朱越和她男朋友分手,她也把东西还过去了。”

这时候对门住户的女邻居回来,看到他们,点点头。“好久不见。”

时安笑笑,“是啊。”

邻居问道,“上次伯母过来说你们要结婚了?恭喜啊。”

周斯南脸色一僵。

时安一脸沉静,坦然道,“没有。我们分手了,现在是朋友。”

周斯南紧了紧手,手面青筋鼓起。

邻居微微尴尬,“喔,我先进去了,你们聊。”

时安耸耸肩,“我也先回家了。”她刚迈出步子,突然间,周斯南抬手,拳头抵在墙上,将她圈在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