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 龙8娱乐平台下载 www.kathyscollectibledolls.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龙8娱乐平台下载:第363章 以茶代酒(终)

上一章章节目录 → 没有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如同冻结了万年的冰冷铁锤重重地敲击在文志轩的心头,身躯慢慢颤抖起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辰伟依旧不急不缓地说道:“原本我还想让她亲手把你葬送,可惜她终究是幼稚了些,以为这些手段就能将你打回原形。她还是对你存了些情意啊,下不了恨手。既然如此,我就不介意帮他一把。”

文志轩嘴唇苍白,死死抿紧。

辰伟望向袁帆,说道:“老丈人,我不介意提前告诉你,他,我是掐紧的,我一日在长安,他就没有出头的日子。不仅仅如此,文康泰也当不了左将军,这个你还是断了心。至于袁灿,今晚他保不住自己,更别说保住文志轩。我把话搁在这,其中利害关系,你自己慢慢忖度。还有,你最好马上去通知你们袁家的老头,让他现在来见我,迟一步,他的孙子就保不住了。”

袁帆满头大汗。

袁灿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怒不可遏,正要说话,辰伟眼色下,文鸯毫不留情地直接出脚直接扫倒袁灿,然后两名骠悍的虎贲卫便将袁灿死死按压在地上。

现场的嘉宾大惊失色,断然没想到辰伟竟然强势到这等地步,有人惊讶辰伟强势,有人暗骂辰伟冲动,竟然在袁家对袁灿下手,等同于直接挑起和袁家的对抗。无疑是愚蠢的行为。

被缚住双手压在地上的袁灿又惊又怒,怒喝道:“辰伟,难道你要和我们整个袁家作对?”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有人不识趣,我就会让他人生再无趣味!”辰伟阴冷道。

婚宴闹出这事,立即惊动了袁家上头的老人家。

袁灿的爷爷,也是袁家的家主在几名家将的簇拥下赶到了现场,看见自己最宠溺的长孙如此模样,顿时冷怒无比。袁灿抢走李凤姬此事又怎么瞒得过他呢,只不过袁灿是他的爱孙,这事他也假装不知道,算是默认了。如今触怒了辰伟,他也是暗骂孙子无能,为了一个女人犯下如此大的错误,不过他们袁家从来都是欺负别人,何曾被人欺负到头上?

他漠然对辰伟喝道:“辰将军,大家共处长安,来日方长,有什么事情不能摆在台面好好说呢?”

他袁家无论在官场还是商场都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身为家主,在整个长安乃至关西一带说话还是有着很大的权威性,管理着那么大的家族,早已经把这位老人的心磨练得无比的强大。以一个生意人的眼光,他看得出辰伟既然会让人找他来,就知道这件事有的商量,有分寸可以进退。

“对,和老人家说话,再糟糕的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辰伟微微笑道,然后脸色微变道:“只是令孙所犯的事情不能仅仅用糟糕两个字来形容了。”

“我袁某这辈子无论在官场还是商场,博弈多年,没有什么金言玉语,不过却知道,只要和钱与女人有关的事情,都可以谈的。”他淡淡笑道:“袁灿虽然鲁钝冲动,可毕竟是我最喜爱的孙子,他犯下的错误,理应由我这个当长辈的来承担。辰将军,我们虽然素未谋面,可日后肯定有往来,不如你先放了我孙子,我这老头和你坐下来,喝杯酒,任何事情都可以谈嘛。”

辰伟眯起眼,笑道:“吃人牙惠,受之不起。我辰某素来希望直来直往,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如何?”

袁老朝袁帆打了个眼色,然后亲自带着辰伟走入了一间书房。

“辰将军果然是爽脆之人,既然如此就开门见山,直接开个条件吧。”

辰伟淡淡地扫了对方一眼,然后轻声笑道:“我要两座城门的管辖权。”

老人脸上原本慈祥的笑容慢慢收敛了起来,那慈面善目顿时多了一份狰狞煞气,嘴巴微张,露出两排年迈后残缺不整的牙齿,寒声道:“老头我是很有诚意和辰将军谈的,可现在看来,辰将军却不是这样啊。”

“我姓辰,自然是有诚意的。只是老人家处于高位太久,不太理解不欺少年穷,不戏男儿妻的道理。在我辰伟眼里,权力和金钱都无法和我的女人相比的。

辰伟稍微停了一下,然后轻轻摩挲剑柄,说道:“我虽然是个军人,但不是一个只靠刀剑吃饭的莽汉,与其打打杀杀,我更希望大家和气生财。”

老人握着茶杯,轻轻吹着热气,其实他并不喝茶,他只希望借机让他有时间重新考虑一下眼前这个年轻人,片刻后他才微微噙了一口茶,说道:“我是个商人,很认同将军这番话。人嘛,可以争利,可莫伤了和气,生意这东西你来我往,可总有个度是不是。我知道将军刚凯旋归来,我们袁家愿意献上黄金五千两,以便将军犒劳将士,这样如何?”

辰伟却轻轻摇头道:“老人有所不知,我会打仗,但更会做生意。破败的洛阳城在我手上只不过两年,税收已经远超长安。我是不缺钱呢。”

老人脸色微变,装模作样地继续和了几口茶,然后语气平静地说:“不缺,但不代表多。人总不会嫌钱多的,我这黄金五千两只不过是犒劳将士,将军招兵买马嘛,肯定需要一大笔钱,我和西凉那边一直都有生意来往,你知道西凉的马是比中原的马好很多的,汗血宝马听说没有,这才是马中的皇者,我愿意把和西凉交易的三千匹汗血宝马赠送于将军,要知道,这可不比黄金五千两便宜。”

“我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军人,你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商人。大家既然有共通点,自然万事都有得商量了。战马我最需要,既然袁老雪中送炭,我就却之不恭。这样吧,一人退一步,我只要城东的霸城门。”

辰伟说完以后,态度平静地望着对方。

老人终于搁下了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不再热情洋溢地效了,在房间里踱了几步,没有回到原先的位置,而是走到了书桌前的座位上。显然他不愿意再和辰伟面对面地开诚布公地谈了。

“在长安,我袁家从来不会以什么四世三公的大家族姿态去和同伴洽谈生意的,我们都在平等的姿态下完成生意。所以我们双方都能赚得满盘彩。可是若有人自认为我们袁家只不过是个纸扎老虎,想打破规矩,打破平衡,我们袁家往往都不会介意露出锋利的虎爪,让对方明白我们袁家的手段是雷厉风行的……”老人说到这里,抬起头冷淡地瞥了眼辰伟,然后语气稍微平缓了些,继续说道:“所以就算董相国对我们袁家,对我这个快入土的老头子也是恭礼有加。所以董相国这些年在长安站得很稳,很多事情都顺顺利利的。我想辰将军也会懂得,生意人嘛,最图个顺风顺水,政客军人也一样是不是?”

说到这里,他就自顾地喝茶了。

辰伟却笑了,站了起来,淡淡道:“原本我以为和袁老会谈得很愉快,可提起董卓,我啊,心情突然差了。”

老人手中的茶杯啷当地碰到了桌子,发出了一丝轻轻的响声,那双深邃却浑浊的眸子深深地看了辰伟一眼。

辰伟继续说了下去,道:“可不是呢,董卓亲自到城外迎接我,结果他看见我和王允大人共坐一车,就闹得不欢而散了。着实,我很不喜欢董相国暴躁的脾气嘛。”

老人脸色微微变了。

辰伟却假装没看到,依旧缓缓说道:“其实我和董相国都是食君之禄,和和气气匡扶大汉最好,只是人道不同则不相为谋,既然这样,我也只能做好本分,和王允大人一并好好扶持皇上,打理好大汉的江山。”

“而袁家四世三公,世代享受圣上隆恩,对大汉也是忠心耿耿,我是很想和袁老好好合作的,特别是袁老退下后,袁灿当上家主,总不能因为这次的事情而闹得我们两家相互不待见是不是?”

辰伟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老人却已经明白了辰伟这番话的含义,心头更是剧震不已。显然这句话已经透露出辰伟已经决定和保皇派站在了一起共同抗衡董卓。

看见老人低头沉思,辰伟嘴角透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然后说道:“人终究谨慎点好,见一步走一步嘛。可是凡能成大事的却都是高瞻远瞩,能够把一些琐屑小事情想得长远深刻。就像我,如今乱世,我驻军潼关,就为了能够保护京师,保护皇帝。可不是,如今皇上特恩令我驻军万年县,这样一下,我的士兵不但能够更近地保护皇上,保护长安,更能享受隆恩了。”

老人手中的茶杯又晃了一下,小点茶水溢出,落在他长满老年斑的手背上。

辰伟却把这不易察觉的细节看在眼里,最后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想好好地在长安立足下去的。你只要看得长远一些,我们就能联手闯出一片新的长安。”

老人听完这番话,脑海里也不知忖度了多少方面的利害关系,终于站了起来来到辰伟身边,亲手为辰伟斟了七分茶,微微笑道:“辰将军这番话说到老头的心坎里去了,人嘛,就图个立锥之地,可不容易,所以就需要有远见,有合作是不是?”

“就是这个理儿嘛。”辰伟举起茶杯笑道。

“那就以茶代酒,走一个。”

“得走。”

茶杯在空中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清脆的敲击声后,袁灿毫发无损了,还是那位高贵的袁家大公子。

而辰伟则得到了一座城门,以及五千匹汗血宝马。